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选图片
  精彩视频
西甲 济南四合院1500万 哪吒涉
林志玲婚礼彩排 女驴友被吹落
一亿年蜥蜴吃麻小 魔兽世界怀
黄晓明主持金鸡奖 反恐联演
央视主持人大赛 汶川3.4级地震
王宝强冯清疑同居 英国王子否
生僻字影响保研 黄晓明主持金
韩安冉和婆婆互撕 詹姆斯科比
周杰伦昆凌健身 裸照威胁女生
王晶出庭作证 20岁体操选手去
  海门  
印度版阿甘正传 感恩节 
欧冠 一亿年蜥蜴吃麻小 
王思聪新增投资 18亿奢侈 
中国大妈 郝蕾新恋情疑曝 
叙利亚成国足梦魇 感恩节 
山西平遥爆炸事故 李佳琦 
摩拜超15分钟加钱 上海马 
当前位置:主页 > 海门 >

李菁菁宣布退圈 反恐联演2019 为什么今天的京剧不受绝大多数的年轻人喜欢

2019-12-03 07:51:51

京剧活到现在全凭一口社会主义仙气吊着。在大多人脑皮层应激反应里,京剧是国粹!牛逼!但也就仅限于此了,没听过没见过。所以也难怪,会有人把京剧理解成霸王别姬里面,角儿一出,十里繁花,山呼海啸的盛景;就会有人理解成穿着老汉衫摸着大肚皮,一壶一蒲扇,旁边收音机里和着电流声一起出来的咿咿呀呀。我最近在写一个国潮崛起的剧本,在北京大大小小的京剧院、相声院子、旧城门老厂房转了转。先是被德云社后门的德云女孩吓得半死,然后在京剧院的练功房见到了大小几位角儿。一进门,几位角儿在闲聊,我心底里蒸腾出四个大字:人中龙凤。3分说的是颜,剩下的97分说的是那股缭绕在周身科班出身的精气神。好看的小哥哥我见了也不算少,尤其是最近——可比起来总觉得差了那么点意思。我最近正巧在给一个叫《创造营》的男团综艺写广告应援文案。应援大概意思就是,哪个品牌的客户看上了参赛的选手,拿着自家产品和我们说,我们根据选手的特点才艺和产品点,配十几个字的文案,做一条20s的应援性质的广告。刚写完一个微商出身的黑色面膜品牌,给到选手口播slogan是:创新黑科技,焕亮纯净美肌。要求:作出高贵的气质,拍出高级的感觉。我刚拿到产品就很愁——面膜偏得让一大小伙子打广告。先不说今年腾讯三令五申不能做娘、不能卖腐。就人设换成李云龙你都得愣一下赵政委是不是最近太有魅力?导演劝我别着急,客户刚刚和他说,他们下一期还投了“精灵眼霜”。黑面膜客户最终选了一个中国戏曲学院毕业的小哥哥。不唱戏了跑来做练习生……我一想那正好啊,“面膜”我们意向化成“脸谱”,倒放“勾脸”的过程;清洗满是油彩的脸的动作和“揭面膜”动作来个蒙太奇,表现要做面具下真正的自己。文案就写:拒绝荒腔走板的人生,洗尽铅华,唤醒真我,xxx创新黑科技,焕亮纯净美肌。影调风格还是我最喜欢的裘少——刚把创意发给客户,微信那头客户深深的怨念就弥漫过来:我们要高贵的气质,拍出高级的感觉,不要京剧…不要京剧……不要京剧…………我暗想是不是我们理解的京剧风格不是一种啊?我刚想争辩两句,制片阻止我,说这就是我的不专业了:人家是微商起家,现在是要摆脱土腥味。你不用说什么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在大多数观众心里京剧基本等同于老朽大爷。客户想要的很简单,就是棚里装上灯带、欧式大双的小哥哥在几何图形灯管子前跳舞,镜头配合欧美音乐一顿快速剪辑,ins风懂吗?这,就是高级。制片深深抽了一口电子烟:等着吧,这个小哥用不了了。果然,选手不一会儿就换成了另一个高高瘦瘦的……欧式大双。行吧咱们说回练功房这几位角儿,大家正聊着5.2号中山音乐堂有场四郎探母,阵容相当豪华:杜镇杰/谭正岩/谭孝曾/朱强/张慧芳/窦晓璇/迟小秋/李宏图——是不是每一个名字都特别陌生?这就基本上是京剧界的顶级流量了。我刚坐下,一个青年队的小老生过来问我:你从德云社后门再来这,落差特大吧?我一愣,我有什么落差?老生:都说京剧要完喽——我挪挪屁股,老生果然坐下,和我历数京剧几大原罪。小老生:唱腔,不现代!扮相,不时尚!讲的故事都是好几百年前的了,没新意!齁大个剧场还没字幕,根本听不懂!——是这个么理儿吧?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提问吓一跳,只能还回去:是……是吗?小老生:我前两天去了趟德云社!台下的德云妇女真牛逼!什么都能唱,好长一折子戏,小奶音合唱都能甩上腔。真……牛逼。我好奇:唱的什么啊?小老生:就这最气人!!京剧四大名旦程砚秋先生的代表作“锁麟囊”!我:会个一句半句的不稀奇——小老生:——起码唱了一大篇纸,台上要是不切歌,这帮姑奶奶奔全本唱了!这倒是实情,抖音上铺天盖地的德云女孩在线刨活,我看小老生情绪不太好,于心不忍。我:相声嘛,互动性强。小老生:太强了。开场之前,粉丝呼啦呼啦送礼物,跟进货似的,我起码看了半个小时。入活了,你就能感觉到你身边一圈妇女,憋着一口气,卯个劲就要和台上互动!我:怎么……觉得德云社亵渎艺术了?小老生叹了口气:哎……早年间京剧也是这样的……我:这样火?小老生:这样玩。小老生说,不知道哪传下来的,早年间的北京好像人人都喜欢当爸爸。变着法儿的占便宜。旁人喊爸爸都能自己悄咪咪答应着暗爽。以前的戏园子,每次演《奇冤报》到了台上演员吃下了毒的绿豆水饭,临死之前,眼望着南洋高声叫:我的爸爸呀——戏园子后台几十口子支棱着耳朵、台下嗑瓜子唠嗑的,全神贯注就等着这一声、门口蹭戏听的、隔壁摊煎饼……只等着这句“爸爸”一出口,戏园子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山呼海啸的这么一声“哎!”,这份德行大了去了!我惊着了:国粹还能这么玩?见我来了兴趣小老生一盘腿讲起来:能玩的多了,咱就说四郎探母那段,现在演员跪下唱,绝没有哪个演员在这,能得着一声“好”的吧?我不置可否。小先生:以前的角儿唱到这,作势就要一跪——捡场的小哥在侧台手起手落,一个蒲团不早不晚,不偏不倚,就在角儿双膝落地的一瞬间正正好飞到膝盖下面。你是观众你叫不叫好?我:这手艺现在……哪去了啊?小先生:50年代净化舞台,嫌敲锣打鼓的碍眼,弦师们都被请到幕后去了。捡场的也被取缔了,念白里的小荤话不让说了,三观不正的不让演了,绝活您自己留着,咱们求稳就得了。话说回来,相声八十年代的时候不也这德行吗?俗的不让演,雅的不让创新。等着吧,等着祖师爷看不过眼,给京剧界也派一个郭德纲下凡。在这种奇迹发生之前,京剧只能凭社会主义一口仙气吊着。以上都是小老生说的和我没关系

上一篇:摩拜超15分钟加钱 拉塞尔受伤 人行道仅两脚宽 papi酱怀孕 sia的吊灯在中国从理论上有哪几位歌手可以唱好
下一篇:CBA裁判漏判 王源肖战是邻居 上海免费提供厕纸 为什么要学函数式编程_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