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选图片
  精彩视频
为何日系三强中天籁比雅阁和
五官好看皮肤差是什么体验
付费无损音乐QQ多米酷我虾米
作词人丁彦雪的风格与华晨宇
你认为gshock上手非常好看的手
公之视杨千嬅孰与郑秀文
农村民宿开展没有能透支生态
包装工程在欧美国家的发展历
南京审计大学的就业情况怎么
2018年中国光大银行海口分行社
  海门  
三缸发动机的震动问题是 
中国有哪些法学专业很强 
为什么一般认为超人是第 
为什么哈勃望远镜无法拍 
为什么悟空传在知乎一片 
为什么现在部分人对婚姻 
为什么这个社会大多教育 
当前位置:主页 > 海门 >

历史上日语的语音变化为什么不是很大_2

2020-01-07 12:22:57

还是蛮大的吧。日语几个音变:ha行的辅音由p>f>ha行转呼>h:八元音>五,颚化,韵尾-m-n(借自汉语)的合一,-t失落,zi/di、zu/du混同,w-在ie前消失,o并入wo,wo变回o,e并入ye,ye变回e,词调的合并和调整,促音产生和最终形成,拨音便,i音便,浊音前的鼻音/鼻化音产生和消失:比如まで类似mande、かぜ类似kanze之类,一个现代东京已经没有了的现象,连声;比如天皇てんわう>てんなう(>てんのう)、三位sam'wi>sammi之类的;中世日语里还有雪隐set'in>settin、今日はkon'nit'wa>konnitta、仏恩/仏音but'on>button、今夜kon'ya>konnya这种,ou>o?,ei>e?,au>??,来自au的??和来自oo与ou的o?合并,eu和you合并,iu和yuu合并,tudu塞擦化:tu,du→tsu,dzu,关东iu挟在两个清辅音间清化,关东u的去圆唇化,合拗音继wiwe消失后kwagwa也最终消失,开拗音(即-y-)在本族词里的生成,连浊,等等……这就已经有四五十个音变了。只算东京话,不算各种其他方言。比如东北就有不少鬼畜的音变等等。汉语中古早期那个体系非常的有变化的动力啊。一言之,庞杂、不对称、音类。主元音体系极度不对称而且分布不均匀。161个韵,/ɑ/、/?~e/都是几十个韵的大元音,/?/次之,/i/再少一些,/u/4个(u?,iu?,uk,iuk,本来的/u//iu/也裂化成/?u//i?u/了),/o/10个(uoi?i?uo?i??uoki?k?????k,即(u)o,io,iuo,(u)o?,i(u)o?,(u)ok,i(u)okro?rok),并且/o/还很快就并入了/u/了(其中r后的/o/并入/ɑ/)。所以,/o/这个「后中元音」的位置甚至很快就是空的。此后由于二等介音的崩塌,在「啊」的位置上是产生了两个「啊」,(大致上)/a/和/ɑ/的。在有/i//?//?//a//ɑ/的情况下后元音却只有一个高的/u/(分布还极其受限)而没有/o/,/ɑ/,也就是旧一等/ɑ/,被拉过去变/?/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尤其是在无介音的/e/裂化成/i?/之后/e~?/实际是/?/的情况下,在元音系统的左下区域也是实在太密集了,相对整个元音系统的分布而言。不过官话这个音变出于一些原因大多数的韵母都没有参加又或是最终变回来了,只有原/ɑ//uɑ//uɑi/除外,所以就有像是如今普通话ang/ɑ?/很多南方方言作/??/之类的情况了。扬州话分官关(即分uanuon),官念guon/kuo?/等等,就是这个变化的存留。你们看吼不吼呀!其他韵母的话,整个韵母体系太大太庞杂了想音变真是方向不要太多。双元音可以单化。单元音可以裂化。韵尾(ptkmnngiu)可以(有条件或没有地)归并或者消失。可以产生新韵尾,比如江淮官话有的点有-l貌似,此外粤语有的点入声韵尾是浊的。元音可以(有条件或没有)合并。个别韵母可以合并。韵母可以按条件分化。韵母具体发音可以变得天花乱坠。元音和介音以及声母可以很复杂地互相作用。韵尾的变化可以拉动元音本身的变化,比如北系官话-k尾消失的路径就是把它前边的元音几乎全数复化了(存留下来多少要看天意也要尊重历史的进程,当然各种偶然因素和社会学的因素也是特别多的),而南系就是-k导致元音变化而单化了。再比如赣语的一些方言-p-t-k虽然都变喉塞,但在喉塞前原-p生成一个-u,原-t生成一个-i。又像是广州话的ngk在ie([e][?])前是-/j?/-/jk/、u([o])前是-/w?/-/wk/一样。不过很可能晚期中古汉语的ngk实际就是(拼合了/j//?~w/的)两组四个不同的复韵尾。等等。路子多了去了野了去了。而且你要给定一个一千四百年的音变区间那么连续不断的音变会有各种各类的。,介音方面,中古早期介音有3个(记作iur),排列组合有8类,而这种复杂程度显然是蛮反人类的。所以就简化了,主要的是r介音的消失(来自上古颤音r),于是就有了比如如今普通话的iu两个排列组合iuyu三个的介音格局了。然而……r介音消失(在北方则是仅在舌根音前单独的r变入i,此外则消失)这件事也是可以触发声母韵母多方面多方向各种复杂连锁音变的,这其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是出于要区别发音的考虑(所以一些发音就会被推来推去啊什么的)。介音可以有条件地变化,也可以有条件地丢掉。比如客家话iu>yu>i。又比如苏州话u在tsnl一类的舌前音后丢掉(于是u就只在舌根音后有保留了)。再比如广州话介音i除了五个韵母之外丢光光(没丢的那五个是把主元音吞掉了,i自己变成主元音,比如叶yip少/小siu天tin之类)。介音还可以生成,比如闽南大tua<to(此处t=普通话d),以及中古天then>thien(th=普通话t),北京话吞tun1<*ten1。此外,介音可以和声母/韵母有条件地融合,比如广州话长者zoeng2ze2<joeng2je2<jiong2jia2([ts??35ts?35]<[t???35t??35]<[t?i??35t?ia35])、宁波话雪soh(新派)<syueh(老派)<syuh<shih(/s??/</s???/</sy?/</?i?/)。(此处引并鸣谢為甚麽寧波話「雪」讀如「索」、「絕」讀如「續」,韵母為oh?-知乎用户的回答)声母体系的话,中古早期的体系其实蛮整齐的,音位上。但是音值上呢,就很有归并的槽头。(#警告:以下随机预设各种基础中古音知识,虽然我尽量讲得易懂些吧不过敲字时间有限很可能还是不很用户友好抱歉)先说知庄章三组声母。中古早期韵母分四等,一四等不带介音(区分法是四等主元音是e),二等带某个r介音(来自上古的*r),三等带i类介音。知组拼二三等(从端组分化出来,端组就只有一四等了),庄组拼二三等,章组只拼三等。知庄两组声母是卷舌音,后面可以吞i(因为卷舌和i相拼毕竟不顺口),知组和庄组都带(可能有r音色可能没有的温吞的)半元音,一个卷舌塞音一个卷舌(塞)擦音,这种情况下知组向庄组归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或者在南方某些地区是知组归回同是舌尖(吧)塞音的端组(dt之类)),此外知庄后的-i消失掉以后(叫庄三化二,也就是庄组的三等并入二等)庄组(类似zhchsh)就跟只接三等的章组(类似jqx)互补了(章组作为上古各种声母带-y-音的音节最终颚化而生成的垃圾堆声母组产生已经很久了所以不是jqx也不奇怪),然后几百年以后许多地区章组也卷舌化,和精组(zcs之类)生成一卷一平的对立,然后卷舌的章组在部分地区继续吞掉它后边的i,和原有的卷舌音组混同,并且此外卷舌音是可以平舌化的。此外知从端的音值彻底卷舌化(很可能比庄组迟),知塞擦化、知组吞i、庄吞i、知庄章的分批合并、以及卷舌音的平舌化(还可以附带条件,只某类卷舌音如此)等等几乎都不必遵循唯一的顺序,卷舌音平舌化还可以发生复数次,所以你就排列组合看看可能性吧:)。清浊呢,中古四类声母:全清(清不送气阻塞音,如普通话bdgzhjz)、次清(清送气阻塞音,如普通话ptkchqc)、全浊(浊阻塞音)、次浊(响音,即以上三类以外的音,比如mnlyw之类)。清擦音似乎是算作全清的(比如普通话sshx),浊擦音自然是全浊(比如英语z)。两个变化:鼻音塞化(后来又变回来了,不过晋语和闽语支都有该音变的遗存)、全浊清化。全浊清化的时候是要并入送气或不送气的清音声母的,所以这里【搭上声调】就有一堆变量(毕竟送不送气对全浊音原来也只是个自由变体的问题)。颚化!声母接i是可以颚化的。从软腭音(比如普通话gkhng)发生的颚化之后又可以尖团合流。顺便说一句ngi也是可以颚化的,而颚化产物也是可以跟ni尖团合流的。ng-这个声母可以脱落。喉塞这个声母可以跟比如y-混淆(在i打头的韵母前)啊。中古有?~?这个声母,它可以脱落可以清化。hu可以变成f。这个变化还可以有附加条件(比如成都话貌似就是只在u作单韵母的时候才hu>fu,其他比如hun不>fen)。发生的时间跟h对应的浊擦音(即上文?~?)的清化时间又有先后。浊的擦音和塞擦音比清的难分辨一些,更易混同(比如上海话就是茶dzau>zau,广州话似读ci邪谢读ze、北京话是读shi都是)。n~l可以相混。中古后来从双唇音里产生了唇齿音(在接某些韵母的情况下)。f大家差不多都有,但是也可以f>hu。v呢现代除了保留全浊的一干方言之外其实都是最终来自m(m>mv>v)的(第一轮生成的v已经被清化干掉了变成f了)。这个叫“微母”的声母(因为“微”字中古(在分化发生以后)是这个声母)就可以是m(广州话、泉州话*)也可以是v(苏州话**、西安话)还可以是w(北京话、青岛话)。顺带一提,现代北方的w发作v并非“保留微母”的表现,而只是u打头的韵母在零声母场合下发音变成v了而已。要区分微母的话需要能用声母分“胃微美”“汪亡忙”“碗晚满”这样的才行。*泉州话的原鼻音声母受鼻音塞化的音变影响,有两种发音方式:mnng和浊音的bl(<d/j)g。在「明母-微母-脱落」的体系下尽管微母是m/b但它还是属于第一种即明母的。但说得对微母确实泉州读m或b。**苏州话读书音微母v口语音m。「问问题」上海话作menvendi,这里m-v的差别就来自上海话自方言体系内的这种所谓文白异读。全浊清化之后原来的平上去入四个调都分立成一阴一阳(清音阴全浊阳,次浊一般跟着全浊走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官话等等的次浊上声就是跟着清音走成为阴上的)。这就有8个声调。于是就可以合并。全国多数地区都经历过了的是一个阳上并入阳去的音变,并且这个合并发生得很早很早。之后声调这种事情嘛大家乱一乱也就乱得五彩斑斓了。还有后续的合并。以及,声调是可以变的!于是就有变调(比如普通话的第三声变调,不过说实在的北京话在这一点上真是无敌用户友好了,只变一个调而且规律那么少而简单)。哇这个你就慢慢发挥您的想象力吧骚年>。>差不多就这样您看……所以挺自然的不是。没法比--||+。

上一篇:医学生在期末如何保持高效率学习
下一篇:2018年Windows10的字体渲染有没有得到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