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选图片
  精彩视频
为何日系三强中天籁比雅阁和
五官好看皮肤差是什么体验
付费无损音乐QQ多米酷我虾米
作词人丁彦雪的风格与华晨宇
你认为gshock上手非常好看的手
公之视杨千嬅孰与郑秀文
农村民宿开展没有能透支生态
包装工程在欧美国家的发展历
南京审计大学的就业情况怎么
2018年中国光大银行海口分行社
  教育  
三缸发动机的震动问题是 
中国有哪些法学专业很强 
为什么一般认为超人是第 
为什么哈勃望远镜无法拍 
为什么悟空传在知乎一片 
为什么现在部分人对婚姻 
为什么这个社会大多教育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KK问技术加快文明演化人类的演化可能出现大分流吗在这个关键临界点我们想要选择成为怎样的人类

2020-01-07 12:21:27

谢邀(其实并没有)。这种类似“技术导致文明分流,阶层壁垒加固,人类演化走向分歧”的主题一直以来都是科幻作品的热门,作为科幻迷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不仅是外国作品,中国一样有类似的思考,其中的典型,包括我最爱的大刘早早地就给出了他的思考,就是那部中篇小说《赡养人类》。一部基于贫富分化的科幻小说,探讨的实际上是社会学的思考。说真的,凭借我贫瘠的阅读量,我真的找不出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科幻小说,问题中的技术、文明演化、分流在小说里面一览无余,全部提及,你们完全可以把我这个回答当作安利。我先概括一下小说内容,外星文明造访地球,带着完全的敌意,他们毁灭了澳大利亚上所有生命(大刘一如既往对澳大利亚的恶意,澳大利亚:为什么我又躺枪!),保留了一切基础设施和交通建设,因为他们未来要把全人类移民至此,他们对全球展开经济普查,要评估出一个人类可以生存的最低配给制度,来确定未来澳大利亚保留地上的人均生活标准,主角作为一个杀手,被世界顶尖富豪组成的“财富液化委员会”(这个名字真是太有深意了)雇佣去暗杀三个人,三个贫困的社会底层人士,他一开始相当困惑,直到后来才发现,是因为这些人拒绝了委员会的合作,也就是接受金钱!没错,拒绝接受,在贫富高度分化的社会上,外星文明的普查所对的最不利的就是他们这群富豪,他们的“液化”本质上就是散财童子的活,将自己手中的财富向贫民阶层倾倒,发达国家的财富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在普查完成前拼命实现全面均富。多么讽刺,曾经利用科技、政治、军事等无数手段来加剧财富向少数人手中聚集的流程现在完全颠倒,如果没有哥哥文明(也就是这个外星文明),这一切会发生吗?想都不要想。当主角杀掉最后的任务目标时,哥哥文明的调查员之一来到了他面前,他们的对话是整部小说的精髓,也是对这个问题最适合的回答。这没必要。”声音来自滑膛背后,他猛转身,看到垃圾场的中央站着一个人,一个男人,穿着几乎与滑膛一样的皮夹克,看上去还年轻,相貌平常,双眼映出星环的蓝光。滑膛手中的枪下垂着,没有对准新来的人,他只是缓缓扣动枪机,大鼻子的击锤懒洋洋地抬到了最高处,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是警察吗?”滑膛问,口气很轻松随便。来人摇摇头。“那就去报警吧。”来人站着没动。“我不会在你背后开枪的,我只加工合同中的工件。”“我们现在不干涉人类的事。”来人平静地说。这话像一道闪电击中了滑膛,他的手不由一松,左轮的击锤落回到原位。他细看来人,在星环的光芒下,如论怎么看,他都是一个普通的人。“你们,已经下来了?”滑膛问,他的语气中出现了少有的紧张。“我们早就下来了。”接着,在第四地球的垃圾场上,来自两个世界的两个人长时间地沉默着。这凝固的空气使滑膛窒息,他想说点什么,这些天的经历,使他下意识地提出了一个问题:“你们那儿,也有穷人和富人吗?”第一地球人微笑了一下说:“当然有,我就是穷人,”他又指了一下天空中的星环,“他们也是。”“上面有多少人?”“如果你是指现在能看到的这些,大约有五十万人,但这只是先遣队,几年后到达的一万艘飞船将带来十亿人。”“十亿?他们……不会都是穷人吧?”“他们都是穷人。”“第一地球上的世界到底有多少人呢?”“二十亿。”“一个世界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穷人?”“一个世界里怎么不可能有那么多是穷人?”“我觉得,一个世界里的穷人比例不可能太高,否则这个世界就变得不稳定,那富人和中产阶级也过不好了。”“以目前第四地球所处的阶段,很对。”“还有不对的时候吗?”第一地球人低头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给你讲讲第一地球上穷人和富人的故事。”“我很想听。”滑膛把枪插回怀里的枪套中。我也想听……接下来,就是小说最发人深省的叙述。“两个人类文明十分相似,你们走过的路我们都走过,我们也有过你们现在的时代:社会财富的分配虽然不匀,但维持着某种平衡,穷人和富人都不是太多,人们普遍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贫富差距将进一步减小,他们憧憬着人人均富的大同时代。但人们很快会发现事情要复杂得多,这种平衡很快就要被打破了。”“被什么东西打破的?”“教育。你也知道,在你们目前的时代,教育是社会下层进入上层的惟一途径,如果社会是一个按温度和含盐度分成许多水层的海洋,教育就像一根连通管,将海底水层和海面水层连接起来,使各个水层之间不至于完全隔绝。”教育高昂已经人尽皆知,中国就不用说了,看看美国,不同于中国的大学教育,美国的大学教育普遍很昂贵,哪怕对于很多中产阶级。美国大学分为公立和私立两种。公立学费稍微便宜些,如果是在自己所住的州的公立大学上学会更便宜。含住宿的话学费在$20,000-$40,000左右一年。私立学费普遍很高,学费是全美国统一的。含住宿的话学费在$40,000-$60,000左右一年。所以,尽管美国人均收入高,但是大学的学费和他们的收入相比还是比较贵的。要知道,截至2018年全美助学贷款额达到1.48万亿美元,4420万美国人背负助学贷款,11.2%的助学贷款拖欠还款,贷款者平均每月需还款351美元(年龄介于20至30岁),贷款者每月需还款项中位数为203美元(年龄介於20至30岁),2010年前美国助学贷款额已经超过信用卡及汽车贷款。“你接下来可能想说,穷人越来越上不起大学了。”“是的,高等教育费用日益昂贵,渐渐成了精英子女的特权。但就传统教育而言,即使仅仅是为了市场的考虑,它的价格还是有一定限度的,所以那条连通管虽然已经细若游丝,但还是存在着。可有一天,教育突然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一个技术飞跃出现了。”“是不是可以直接向大脑里灌知识了?”“是的,但知识的直接注入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大脑中将被植入一台超级计算机,它的容量远大于人脑本身,它存贮的知识可变为植入者的清晰记忆。但这只是它的一个次要功能,它是一个智力放大器,一个思想放大器,可将人的思维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这时,知识、智力、深刻的思想,甚至完美的心理和性格、艺术审美能力等等,都成了商品,都可以买得到”“一定很贵。”“是的,很贵,将你们目前的货币价值做个对比,一个人接受超等教育的费用,与在北京或上海的黄金地段买两到三套一百五十平米的商品房相当。”“要是这样,还是有一部分人能支付得起的。”“是的,但只是一小部分有产阶层,社会海洋中那条连通上下层的管道彻底中断了。完成超等教育的人的智力比普通人高出一个层次,他们与未接受超等教育的人之间的智力差异,就像后者与狗之间的差异一样大。同样的差异还表现在许多其他方面,比如艺术感受能力等。于是,这些超级知识阶层就形成了自己的文化,而其余的人对这种文化完全不可理解,就像狗不理解交响乐一样。超级知识分子可能都精通上百种语言,在某种场合,对某个人,都要按礼节使用相应的语言。在这种情况下,在超级知识阶层看来,他们与普通民众的交流,就像我们与狗的交流一样简陋了……于是,一件事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想到。”“富人和穷人已经不是同一个……同一个……”“富人和穷人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就像穷人和狗不是同一个物种一样,穷人不再是人了。”先点一下题,分化,已经出现了。我可以坦白地说,这样的超等教育我是承担不起的,把我们家在天津三套房子加车子全都卖了加上棺材本也是不够的,要知道北京上海黄金地段两三套房是什么概念。我们继续“哦,那事情可真的变了很多。”“变了很多,首先,你开始提到的那个维持社会财富平衡、限制穷人数量的因素不存在了。即使狗的数量远多于人,他们也无力制造社会不稳定,只能制造一些需要费神去解决的麻烦。随便杀狗是要受惩罚的,但与杀人毕竟不一样,特别是当狂犬病危及到人的安全时,把狗杀光也是可以的。对穷人的同情,关键在于一个同字,当双方相同的物种基础不存在时,同情也就不存在了。这是人类的第二次进化,第一次与猿分开来,靠的是自然选择;这一次与穷人分开来,靠的是另一条同样神圣的法则:私有财产不可侵犯。”还记得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批判吗?他揭露了私有财产权不是自然权利,而是基于市民社会的权利,以私有财产表现人性意味着人的关系的全面异化,私有财产权则是这种异化的法权确认,它无法兑现其人道主义承诺,在实质上它是有产者针对无产者的权利。所以,现在我们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可能出现大分流,而且是很有可能。继续“在社会机器强有力的保护下,第一地球的财富不断地向少数人集中。而技术发展导致了另一件事,有产阶层不再需要无产阶层了。在你们的世界,富人还是需要穷人的,工厂里总得有工人。但在第一地球,机器已经不需要人来操作了,高效率的机器人可以做一切事情,无产阶层连出卖劳动力的机会都没有了,他们真的一贫如洗。这种情况的出现,完全改变了第一地球的经济实质,大大加快了社会财富向少数人集中的速度。“财富集中的过程十分复杂,我向你说不清楚,但其实质与你们世界的资本运作是相同的。在我曾祖父的时代,第一地球60%的财富掌握在一千万人手中;在爷爷的时代,世界财富的80%掌握在一万人手中;在爸爸的时代,财富的90%掌握在四十二人手中。“在我出生时,第一地球的资本主义达到了顶峰上的顶峰,创造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资本奇迹;99%的世界财富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这个人被称做终产者。“这个世界的其余二十多亿人虽然也有贫富差距,但他们总体拥有的财富只是世界财富总量的l%,也就是说,第一地球变成了由一个富人和二十亿个穷人组成的世界,穷人是二十亿,不是我刚才告诉你的十亿,而富人只有一个。这时,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宪法仍然有效,社会机器仍在忠实地履行着它的职责,保护着那一个富人的私有财产。“想知道终产者拥有什么吗?他拥有整个第一地球!这个行星上所有的大陆和海洋都是他家的客厅和庭院,甚至第一地球的大气层都是他私人的财产。很荒谬对吗?你会觉得科幻作品就是这么天马行空。对比我们的现实世界:瑞士资讯1月22日援引法新社报道称,全球精英出席在瑞士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前夕,发展和救援组织联盟乐施会22日表示,2017年,全世界最富有的1%人口掌握全球82%财富,全球半数最穷人口约37亿人的财富则毫无增加。据报道,乐施会发表的最新报告发现,从2010年至今,亿万富翁财富增长速度是一般劳工的6倍,2016年3月和2017年3月期间平均每两天就有一名亿万富翁诞生。这份报告指出,在全球经济中,占少数的富豪拥有比以往更多的财富,但仍有数亿人因为领取微薄薪资难以生存。乐施会执行董事比亚尼马(WinnieByanyima)在声明中表示,这波亿万富翁热潮不是经济兴旺的迹象,而是经济体系失效的征兆。乐施会也强调女性劳工面临的困境称,她们长期以来赚得比男性少,且通常薪资最低,工作最不稳定。乐施会补充说,10个亿万富翁中有9个是男性。此外,乐施会的报告显示,全球前5大时尚品牌CEO短短4天累积的财富,相当于孟加拉成衣厂劳工一生所赚的酬劳。还荒谬吗?技术已经隔离了两个阶层的人类,分流不是会不会出现的问题,是已经出现。“如果没有你们的干涉,我们的世界也会重复这个故事吗?”听完了第一地球人的讲述,滑膛问道。“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文明的进程像一个人的命运,变幻莫测的……好,我该走了,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社会调查员,也在为生计奔忙。”“我也有事要办。”滑膛说。“保重,弟弟。”“保重,哥哥。”在星环的光芒下,两个世界的两个男人分别向两个方向走去。数声风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近年来飞速发展的人工智能我们都很了解了,我不是这个专业的,我只是一个文科生,一个学法的,我对技术不懂,但凭我长期读科幻小说的知识也能猜到,人脑和电脑的结合只是个时间问题,到那时,智力的隔离必将带来思想的隔离,思想的隔离必将带来种族的隔离。物质决定意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想当初我初中时还当过政治课代表,学的基本都还给老师,就这么几句话记下来了。滑膛走进了总统大厅,社会财富液化委员会的十三个常委一起转向他。朱汉杨说:“我们已经验收了,你干得很好,另一半款项已经汇入你的帐户,尽管钱很快就没用了……还有一件事想必你已经知道:哥哥文明的社会调查员以君临地球,我们和你做的事都无意义,我们也没有进一步的业务给你了。”“但我还是揽到了一项业务。”滑膛说着,掏出手枪,另一只手向前伸着,啪啪啪啪啪啪啪,七颗澄黄的子弹掉在桌面上,与手中大鼻子弹舱中的六颗加起来,正好十三颗。在十三个富翁脸上,震惊和恐惧都只闪现了很短的时间,接下来的只有平静,这对他们来说,可能只意味着解脱。外面,一群巨大的火流星划破长空,强光穿透厚厚的窗帘,使水晶吊灯黯然失色,大地剧烈震动起来。第一地球的飞船开始进入大气层。“还没吃饭吧?”许雪萍问滑膛,然后指着桌上的一堆方便面说,“咱们吃了饭再说吧。”他们把一个用于放置酒和冰块的大银盆用三个水晶烟灰缸支起来,在银盆里加上水。然后,他们在银盆下烧起火来,用的是百元钞票。大家轮流着将一张张钞票放进火里,出神地看着黄绿相间的火焰像一个活物般欢快地跳动着。当烧到一百三十五万时,水开了。这个小说的结尾看上去很突兀,我不知道一百三十五万有什么隐喻,但戛然而止的确令人回味无穷。我们一起回味吧,希望这篇小说不会是人类文明未来的预言。

上一篇:Faker的反应速度达到了什么程度
下一篇:VC和PE的区别是什么_2_2